安勿奚.

既缘即安.

墙头众多.

不定期诈尸.

对自己极其不满意,可能随时删文.

【裘杰哨向】意外-A

*哨向AU,裘哨杰向。
*剧情中可能会穿插园医欺诈组,雷者请避。
*ooc见谅,私设众多。
*不定期更新。
*这里安勿奚,请多指教。

 
 


1.

她难以说清,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脱轨」的。



2.

不对劲。

艾米丽·黛尔一边不停地把堆积在桌子上的几份医疗档案翻来翻去抽出自己需要的部分,一边却偷偷瞟着坐在电脑显示屏后表情烦躁的资料室管理员,以及管理员死死盯着的帮她从高架上拿取档案的杰克。

明明她才是有任在身来资料室拿档案的人,为什么现在看来好像是她多余了?
 
管理员继续盯着杰克看,随手摸过桌上的可乐用吸管喝得发出滋溜溜的声响,实在有些吵人。
 
杰克一个眼神也没给那嚣张的管理员,又抱来一沓档案放在艾米丽手边,艾米丽感谢地对他点点头,换来了杰克一个温柔的微笑。

完了。
 
艾米丽突然感觉好像有一把利刃悬在喉头,抬眼便看见管理员用那要杀人般的目光看着自己,手里装可乐的纸杯都被捏的有些变形。

艾米丽对天发誓,要是早知道这资料室管理员和杰克的关系这么复杂,她就不会请杰克帮忙一起来了——她没有自取灭亡的打算。

她正紧张着,随时准备夺门而出,杰克警告地看了那管理员一眼,那管理员便不再看她,也不再故意弄出声响来了,转而噙着吸管安安静静瞅着杰克,乖巧得仿佛和刚才是两个人。

“好了,这些应该够了......最后再找一份欧利蒂丝的地形剖析图吧,方便您下周出任务。”终于整理完,艾米丽松了一口气,向杰克说道。

杰克刚要应声突然被管理员打断:“你要去欧利蒂丝?”

杰克看着他,没回答。

“清剿狮鹫组织?”管理员态度强硬,“......你不能去。”

“为什么?”杰克嗤笑一声。

“他们有大型干扰脑波的机器专门对付向导,你会很危险。”

“这种事不劳您费心。”

椅子划过地板发出刺耳的声响,管理员猛然站起来接着踉跄了一下,艾米丽看见了管理员随意卷起的裤筒下露出的伤痕累累的右腿以及腿下的机械肢,依稀能看见金属表皮上附着着暗色干涸的血迹。

这手术做的太仓促了,伤口没有处理好,他肯定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艾米丽暗想。身为塔里资历算的上数一数二的医生,她一眼便看出来管理员的主刀人以什么样的状态,用的什么手法做的手术。

她恍了一下神,这种假肢相接手法很熟悉,就像在哪里见过。她想说不定是在她曾观看过的塔里某位同事的展示手术中见过。

“杰克!”管理员生气地喊着他的名字,几缕红得张扬的发丝垂在脸旁,像燃烧着的火苗。

杰克示意艾米丽先出去,艾米丽本就一刻也不想多待,点点头抱了资料就走,还顺手带上了门,站在门后屏息想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

半分钟后。

我为什么刚才手贱要关门?

塔里平时深得爱静的艾米丽宠爱的隔音效果极好的门此时却被艾米丽狠狠腹诽了一波。



3.

杰克的任务出了将近两个月,当艾米丽再见到他的时候,炎夏已经过去,微风带了些凉意,塔外的银杏树叶都落了一地,那些躺在地上的叶子黄得暗淡又憔悴。

那个跋扈的资料室管理员说的话是对的,只是那种可怖的能干扰脑波的机器倒没把杰克怎么样——

杰克确实是负伤回来的。

艾米丽小心翼翼地揭开杰克左手缠着的一圈又一圈的绷带,仔细地查看这只血肉模糊的修长的手。想起两个月前这好看的手还帮自己拿过资料,艾米丽不免有些惋惜和心疼,处理伤口的动作轻之又轻,生怕弄疼他。

杰克好笑地看着她,他自己到没觉得多疼,炸弹来袭时他条件反射护住瓦尔莱塔后颈把她压倒,也就在爆炸之后,杰克才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有些不适。

“骨头没问题。”在摆弄着他的手做了几个简单的手部动作之后艾米丽判断道,“但是有异物嵌进里面了,现在还不好确定伤到哪里了。我去准备下需要的东西。”

艾米丽转身走进配药间。

“嗯......”杰克点头,“对了,你托我查的人我查不到......应该是我的权限不够。”

“连杰克上校您都没有权限吗......”艾米丽叹息,手上的动作没停,把手术刀、消毒液、麻药和绷带等东西摆放在托盘里,“我对治疗过的人虽然不至于每个都了解的很清楚,但都有些印象。艾玛·伍兹......这个人有记录在我的个人治疗档案里,我却没有任何印象......”

“或许......是因为时间仓促,你只顾救治没注意到呢。”

“本来我也这么想。可奇怪的是......我去查询塔内成员档案时,发现查不到艾玛·伍兹这个人的档案。我以为是我的权限不够。”

“或许是塔外的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我和塔签过一份塔内专职医生的协议:不得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对塔外人士进行救助。”

杰克皱眉:“......奇怪的要求。”

“是很奇怪,”艾米丽无奈地笑,“莱利律师说是为防止有医生滥用塔内医疗用品。”

杰克笑了出来,抬起右手在嘴边虚掩了一下。

这时医疗室的门被大力撞开,艾米丽惊了一下从配药间探头出来看了看——管理员甩上门,随手把垂下来的火红的发丝撩到上去,拖着假肢一步一步往杰克床边走来,眉间拧着疙瘩,喘着粗气。

塔里没有电梯,能从一楼的资料室跑到十三楼的医疗室,也算难为他了。

杰克看着他,挑了挑眉。

男人伸出手托着杰克的后颈,不由分说地结结实实压了一个吻上去。



4.

艾米丽微红了脸,把视线收回来,捣腾着她的东西,却依旧能听见两个男人接吻时的喘息声,感到有些坐立难安。

给杰克做手术的东西已经准备齐全了,艾米丽为了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翻开了那本让她疑虑众多的个人治疗档案。

之前翻到前半部分发现了艾玛·伍兹的治疗记录,她思虑重重没来得及把后边的档案翻看完。此时做做正经事让自己清醒一下脑子也未尝不可。

她翻得很快,每一页每个人的名字和照片她都浏览一遍,因为本身就有印象,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档案不薄,她的进程却也渐渐接近尾声。就在最后几页时,她突然停下了翻页的手,看着这一页上的患者照片和手术描述发怔。





5.

配药间外的杰克条件反射地想抬起左手把男人推开,却被一把扣住手腕,男人似是怕碰到他的伤口将他的手抬高,又吻得更深了,杰克左躲右躲躲不开,干脆地回吻起来。

“杰克,”男人总算放过了杰克的唇瓣,小心翼翼地抱住了他,呢喃着,“杰克...杰克......”

“放开。”杰克面无表情。

男人抱住他的手臂僵硬片刻,半晌,缓慢地将身体抽离开来,顺便松开了抓着杰克左腕的手。

“您是不是又忘了什么事情。我再提醒您一次,”杰克嗤笑,“我和您没有任何关系。您这样很失礼。”

“杰克......”

“请您离开。”

男人伸手似乎是想碰碰他的脸颊,终是又把手收了回来,下定决心一般:“如果......”

“如果再来一次,我依然会选择断开连结。”男人转身向门口走去,手搭在门把手上拧到一半顿了一下,“你是我的底线。”

门开了又合,医疗室只留一片静默。

半晌,艾米丽的手指颤了颤,她听见杰克叹息一声无奈地说:
 
“你太犯规了......”
 
“裘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