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勿奚.

既缘即安.

墙头众多.

不定期诈尸.

对自己极其不满意,可能随时删文.

【叶王】战后来信

*军人paro
*勉勉强强两千短篇献给我最爱的叶王。
*不知道是HE还是BE了......注意避雷。
*这里安勿奚,多多指教。




尊敬的XXX长官:

您好。

这是一封也许很多人都认为无礼至极的信件,而作为下笔者的我也如此认为。但请您耐心地看完,也算是我这几天以来怀着复杂心情难以入眠写下的几百字有些价值。

我想您应该听说过我——从您的军部中眼里从来放不下军规军纪的狂妄自大的兴欣队长口里。我的名字是王杰希,是一位军医,工作在与您相距30km的微草军部。

我了解这位兴欣队长,他可真是个有趣的人,不是吗?毕竟也只有他敢在伤员室抽着那廉价的香烟并对此没有表示任何歉意。

谈到他话题也许要稍微扯远一些,我不过是想让您也体会一些我的感受,这种说法也许很自私......但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我想自私一点也没什么不好,也请您原谅我的无礼。


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微草军部,当年他还是嘉世军部的队长,我敬仰这位被称作“军队教科书”的前辈,可我本就不是会在意别人荣誉得失的人,这敬仰少得可怜,见到他真实的一面之后便是一点点都没有了。

您能想到他吸着呛人的廉价香烟歪歪扭扭坐在板凳上、腿搭在病床上还看着躺在病床上疼得呲牙咧嘴的伤员笑得幸灾乐祸的画面吗?

反正自认没怎么生过气的我把他从微草的病员室赶了出去。

然后发生的事情现在想想还是会无奈地笑出来。那可真是老套的搭讪方式,他脸上挂着那欠揍的笑,问我缺不缺男朋友,说他可以免费提供。
他看着我的眼睛或许有几丝认真,但我又不是情窦初开别人说两句就能难为情地红脸的青春期少女,没那么好糊弄。

况且是他那样荣耀加身的优秀的军人,怎么会愁没人喜欢呢。

他从微草军部停留了两天便上了战场,临走前硬是死皮赖脸向我地讨了个拥抱。
在那么激烈的战争期间,他竟然还能写给我一大堆信,虽然字丑得不忍直视。他的信简直就是一堆流水账,想到什么说什么。说今天又灭了多少敌人,又看到了什么样的叫不出名字的树......或者是发现今天打仗的地方风景很漂亮。
真是令人难以捉摸的脑回路对不对,你永远都猜不到他下一秒会想什么。
不过唯一不变的便是每封信的最后一句,他问我缺不缺男朋友,又说他可以免费提供。

我却一次也没有回信给他。

后来信突然断掉,习惯了每天都拿出他的信读一读的我感到莫名的心慌。我是个军医,但我不是治疗兵,很少上战场。战场上的残酷不仅仅是前线传来的讯息可以囊括的,我深知这点,于是我开始担心他的安全。微草每天都被送来很多伤员,我没有看到他,但也没有任何人有他的消息。

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半年之后他回来了,却是换了个名字换了个军衔,连军部都从嘉世换成了兴欣。接下来的事您也知道了,他可是给您惹了不少的麻烦啊。

他还是那样一成不变地问我缺不缺男朋友,每天变戏法似的搞些小花样,比如昨天送了我一朵开得正精神的野花,今天送我一块他吃过一半的压缩饼干,明天说不定就是他戴过的领带了吧。
有时侯我会觉得,这人真是无趣,大概天生就没有情商这东西吧。可事实上我竟然也挺喜欢这种感觉,每天都在暗暗期待着:明天他会送我些什么呢?

会不会是一把小巧的手枪?或者是一只捡到的小猫?还是一块漂亮的石头?

简直无可救药。

大概是内心的骄傲作祟,我从没有对他的追求表态,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示好。


抱歉,提起这些旧事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请您相信我以前不是这样容易动容的人,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还有些迷茫。

那么,让我们回到正题。我想您拿到这封信时应该也能猜得差不多了,所以我们就不多客套什么了。

首先是来自我的第一个请求:我希望您能将属于他——叶修应得的全部荣誉记入军队档案。
这么说或许有些奇怪,但您也知道,他曾经叫做“叶秋”,作为嘉世的队长获得的很多荣誉却因为他假名参军的罪名被埋没,我认为这不公平。
我们都不是会在意名誉的人,但他确确实实有权力获得他应得的荣誉,罪名虽然成立,但不应该因此就扼杀一个优秀军人,何况是战功赫赫的他。

那是他亲手摘得的桂冠,他亲手拿到的荣誉,这背后多少的伤口和鲜血,您和我都清楚。

然后是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请求,我希望德高望重的您能准许我们结婚,并做我们的见证人。
您或许以为我疯了,因为我们都是男人——可人这一生,能遇见能让自己真心喜欢、放在心上的人是何其幸运。
也许我曾经徘徊过迷惘过,但现在这一刻,我毫无疑问是非常坚定的。我爱着他,我想他也一定是真的爱着我。
战争年代的爱情不需要那么多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我只求和他能有个正名,然后我想陪他一起度过余下的时光,把我欠他的信件一封封补上。

其实我有很想告诉他的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那就是我不需要男朋友,只需要一个爱人,一个和我共度余生的爱人。

不过我想我应该再也没有这个机会跟他说了。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兴欣在战场上被敌人围攻,他为了让队伍突围一个人吸引了大批火力,即使是他这样的军中传奇也没能躲过这一次。

他牺牲了。

不过这没什么,我真心地为他感到高兴。他直到最后都坚守在他如此热爱的战场上,坚守在人民、国家前面。如果能得到您的准许,我们后天就能正式结婚,我没什么遗憾,我要和一位真正的战士共度余生了,我很自豪,也为他骄傲。我想他也应该很高兴我终于承认我爱上他了吧。

我在这里向您示以最真诚的话语,拜托您、希望您能准许我的这两个请求,我坚信您也一定会这么做,因为您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好军官啊,叶修他常常跟我提起。

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和平马上就要到来。
希望未来还有人记得他,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优秀的军人,他叫叶修,他为了和平勇敢地牺牲在了战场上,他身后是漫天的荣光。
有人爱着他,他也爱着那个人,他们非常、非常幸运并且幸福地在一起了。



此致
敬礼


微草军部军医长
王杰希


X年X月X日

【黑遍全联盟】大神们今天也在试图掉粉呢(11-15)(王杰希中心)

*大神们的掉粉日常(误。
*更得慢我的错。
*粉似黑系列不喜勿入。
*我真的是个王吹。



11.
王杰希其人,看似一本正经,是荣耀女粉儿们心目中排得上号的超想嫁的好男人,其人不仅成熟稳重而且多金多才有房有车有卡还有帝都户口,虽然有着一对颇有特色的眼睛但想想这帝都户口连自己未来小孩考高校都能比鲁地户口的孩子们轻松一大截,这点儿小问题还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那令人匪夷所思如同魔术师操作一般天马行空的思维模式。



12.
觉得还比较有意思的上学时光也就在初中,大概是因为小学和高中在记不清和打游戏中度过了。
现在看来微草队长王杰希十分可靠,是战队里的主心骨,而在上学的时候却也没少气着老师,为人耿直价值观正没什么毛病,可人老师就是心力交瘁啊。

这不,就比如某次家长旁听公开课。

“......我们都知道我们平时的呼吸会新陈代谢出二氧化碳这种无色无味无毒的气体,同时它也是绿色植物进行光合作用的不可缺少的原料,但是现在工业、交通排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造成温室效应全球气温升高,也给自然环境带来很多不好的影响......那么我想问一下同学们,你们都知道些什么好的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方法?”
眉清目秀的年轻女老师笑盈盈看着讲台下如坐针毡安静如鸡的学生们一边心想怎么不见你们平时多安分一边担心同学们这么紧张的样子会不会没人敢举手让课堂冷场。

不过这种情况却没有出现,因为王杰希同学坚定地看着老师举起了手。
老师非常感动:“王杰希同学你有什么好方法跟大家分享吗?”

王杰希:“不呼吸。”

老师:“......”

正在听公开课的王杰希妈妈:......对不起各位我把我儿子放出来了。



13.
这位老师不要方,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忧伤也不要烦恼,忧郁的日子里要开怀大笑——然后你会发现你天天都在开怀大笑。
不过王杰希同学对您可比对他补习班的刘老师好多了。

老刘:“我家乡是xx那地方的,我们那儿的学生考上清x北x这样的高等名校的人数都数不过来,你们看看你们这里的学生,一年能有几个是上高校的啊??”

王杰希:“反正也不是您。”

老刘:“......”


老刘:“你们看看人家所谓‘学霸’,都不用上补习班就能学得那么好,再看看你们,报这么多补习班花这么多钱也看不见成绩啊!”

王杰希:“我们不上补习班您拿什么吃饭,西北风吗。”

老刘:“......”

老刘:“......王杰希同学,请你出去。”



14.
我们的王杰希同学正气凌然地把课本拍桌子上拿了本子和铅笔橡皮就打开教室门站了出去,动作利索毫不拖泥带水,气场强大走路带风,以至于在这之后男生圈子里又有了一种“社会俺希哥,人狠话不多”的说法。

路过的隔壁班老师看着他拿着铅笔在纸上画了一大堆线条,还写了一大堆数据和计算公式,被这位罚站却还认真学习的学生感动,把手里刚买的可乐给了这学生。

隔壁老师:“哎呀这位同学这么认真是在研究函数吗?”

王杰希没客气,拧开瓶盖就灌了两口可乐,闻言摇摇头:“研究套路。”

隔壁老师:“???”

王杰希:“......这个地方一个寒冰粉......然后清扫.......接着找对方盲点,酸雨干冰星星射线熔岩烧瓶......”

隔壁老师:“......”
明明今年二十七不算沧桑,怎么感觉跟学生有这么大的鸿沟呢。



15.
总之王杰希其人,外表稳重冷静,内心世界诡异多变,连带着自家粉丝都画风清奇的不行。
每位王吹都以黑男神为乐趣,企图以这种让男神掉粉的方式来独占男神。

她们每天都在说“王杰希眼中有万千星辰,右眼一千左眼一万”,而身为一个正直的王吹的我绝不这么想。

——王杰希眼中有万千灯火,右眼一千瓦,左眼一万瓦。

今天也更爱你了呢,王大眼儿。





-TBC-